> 首页 忍之同人 [同人] 犹记那时我们都还小,你爱扮酷我爱笑

忍之同人

[同人] 犹记那时我们都还小,你爱扮酷我爱笑

时间:2012-10-19 我要评论

犹记那时我们都还小,你爱扮酷我爱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原文转自:火影小剧场集散地
简介:这是一段简短的邂逅,夏日祭的微风,抚平了战争的阴影,和平的笑容,我们一起守护!
      邂逅成痴,思念成殇,漫长的等候,只为你的归来,用浅浅的笑容,抚慰你心伤,守护着你我的未来。
命运如斯残忍,你我终将陌路,自私要你等待,只想,你永远记住,虽然我已不在身畔,却渴望与你再见的那一天的到来。


主演:宇智波鼬——N桑
          海野伊鲁卡—幼师
客串:宇智波佐助—耿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开幕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宇智波鼬      
【幼年,面瘫的走在黄昏后的夏日祭摊位前,看上去有些漫无目的,心不在焉,这时从对面冲过来一个小孩,撞到,小孩的鼻梁带着一条明显的刀痕,被撞的侧身一边】
“……”

海野伊鲁卡
“啊。。好疼。。”【发现自己撞到人】“抱歉。。撞到你了,真是对不起!”【扶着胳膊,头也不敢抬的道歉。。。】

宇智波鼬        
【看着这个慌慌张张的家伙,突然觉很好奇】
(身边围绕的人,从来撞到都会趾高气扬的说“撞到天才了,怎么办?”然后一哄而散。就好像今天一样……)
【扶着被撞痛的手臂,衣服被割开,明显的看到刀划过的痕迹,和没有处理的血痕。】
(那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)
【继续冷静着】
“……”


海野伊鲁卡
“啊!您受伤了。。。这可怎么办是好!”
【一下子惊慌失措】
“真是对不起,如果您不嫌弃的话,我帮您包扎伤口……”
(怎么办?他受伤了,还流血了。。)
【手心微微渗汗攥住衣角,紧张的等待对方的反应。】


宇智波鼬
【看到慌慌张张的家伙对一个比自己小的孩子使用敬语,更加觉得不可思议,他的眼神停留在自己的手臂上,不知觉的打开覆在伤口上的手,手掌已经全是红色。】
(为什么他这么紧张?忍者,这样的事情不是家常便饭吗?)
【露出一个很奇怪的表情,虽然面瘫看不太出来。】
“不是你撞的……”


海野伊鲁卡
“虽然您这么说,但是。。。”
【疑惑的望着对方,又看见手臂上渗出的丝丝鲜红,皱起眉头。】
“您的伤不处理,手臂是会废掉的!我多少都有责任,请让我帮助您处理吧!”
(不知为何,很想帮助眼前的少年,不希望他受伤。。。)


宇智波鼬
【华灯初上,橘黄的光照亮了整条街,将本来失血过多惨白的脸色,映衬的温和多了。对这个被晒的健康肤色的男孩,依旧一副很不解的样子。】
(为什么要关心我呢?这点伤……常常有的事)
“你……认识……我?”
【这是第一次对止水哥以外的人说这么多话。】


海野伊鲁卡
“您是宇智波家族的吧,我看见您背上的团扇了。。”(宇智波家族,可是木叶村的守护神呐!是我一直敬佩的对象!)
【一边回答一边从背包里翻出消毒水和绷带 】
“请您坐下吧!让我来为您包扎。。。”
【指了指路灯下的木条凳。。】


宇智波鼬
【对方,伸出手抓住自己的胳膊,看上去也不像是有恶意,嫌上药有一点麻烦,还是让对方看自己的伤口,这个人虽然看上去鲁莽,但是上药时却特别温柔,而且身散发着一种能安抚人心的力量。】
(这个人还随身带着绷带,消毒水么?)
【低头有些木木的看着身上的“团扇”标识】
(果然又是这样,又和家族有关系……)
“痛……”
【皱着眉头】
“我……你……”
【声音很小,接近无声。然后转开视线。】



海野伊鲁卡
(幸好我带了医用包,这样包扎的话就不会有问题了吧)
【看着他吃痛的表情,内心一紧】
“很疼吗?”
【一圈又一圈的裹住少年的臂膀,看着触目惊心的伤口,震惊不已!不禁问道】
“您是去执行什么危险任务了吗?怎么伤的这么严重?”
(看着伤口心里隐隐作痛。。。这位少年年纪不大,但是受了这么重的伤。。。一定背负了不少东西吧)
【想着想着,不自觉地放轻了动作,小心翼翼的扎好伤口】




宇智波鼬
【看着对方把自己的胳膊从上到下,包的圆滚滚,小小的皱眉一下,尝试动一下,发现因为包太厚了,动起来不够灵活。】
“不是,没有任务。”
(为什么要用敬语?我……讨厌这样!)
【站起身来,神情有点寂寞,准备走】



海野伊鲁卡
【被突然站起身的少年吓了一跳】
“阿诺。。。”
(他怎么了?难道是伤口很疼。。。)
【只见少年转身要走,伊鲁卡下意识的拉住了他。。。时间定格】
“别走!!”【脱口而出】(啊!我这是在干什么?对一个只是初次见面的人。。。)
【低下头,拉住衣角的手开始颤抖。。。】
“您。。。叫什么名字?可以告诉我吗?”
(不知为什么,还是紧张不已。。。)

宇智波鼬
(明明可以避开的,为什么?)
【尝试甩开牵制,但是厚厚的绷带有妨碍了,虽然心里有抵触,却好像没有办法拒绝,下意识的觉得这个人和其他人不一样,起码他没有表面上尊敬,内心是嘲笑的……】
“宇智波鼬……”
【犹豫过后,看着对方的眼睛回答。】


海野伊鲁卡
【感觉被少年的视线所捕捉,不禁抬头对上他的双眼。。。顿时愣住,那孤傲、忧郁、独特的双眸。。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】
晃神的念叨“宇智波 鼬。。。”
【微风拂过,只是一眨眼少年便从眼前消失了踪迹。。。】
(消失了?不会的。。。空气中明明还残留着他的气息。。。)
【快步走到树下。。。望上树梢。。他在这里。。。】
“宇智波君!”
【树上没有一点声音。。。只有微风拂过耳畔。。】

宇智波鼬
【晚风带着独特夏日味道,树木的溪水的还有祭祀的,只是想找个地方独自整理伤口,肩膀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痛,虽然被包的很奇怪,不过不得说,的处理还是很到位的。感应到那个人居然找到树下。】
(咦?居然被找到了)
【听到呼唤,却屏起气息,这样的做法有些奇怪,到底是为什么自己也不知道】

海野伊鲁卡
(为什么不下来呢?是因为我撞了他的关系。。。还是伤口又痛了?)
【焦急的看着树梢,因为担心笨拙的开始爬树。。】
(不管怎样,我一定要把他的伤养好!)
【右臂因为撞击隐隐作痛,爬树的速度比平时慢了一倍。呼吸开始急促】
“宇智波君!”
(你一定不要有事!)

宇智波鼬
【看着对方笨拙的动作,十分好奇】
(这有这么难么?)
【伊鲁卡脚下一滑,向后翻去,下意识的伸出没有受伤的手拉住对方的手。有些吃力的将对方拖上来,站在树梢上的人,呼呼的喘着粗气。】
“把查克拉附着在脚底,直接可以走上来。”

海野伊鲁卡
【摔下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注意到,双手本能的在空中挥舞。。。抓到了!呼,松了一口气】
(得救了。。。)
【随着一股拉力,缓过神后发现自己稳稳地站在树上】
“把查克拉附着在脚底,直接可以走上来。”
(恩?是他的声音)
【此时,宇智波鼬。。。近在眼前】
“宇智波君。。。你没事吧?”
“哦。对了!我叫做海野伊鲁卡,刚才忘记很你说了,真是失礼。。。”
【盯着鼬的伤口,看似没有再度渗血,开心的笑了起来。】
“宇智波君。。。你没事真是太好了!我们下去吧~”

宇智波鼬
【松开手让他站稳,对方的目光还是留在我的伤口上,自己刚刚被撞的右臂却只是甩了甩,慌张的自我介绍,笨拙的爬树,发自内心的关心。】
“我一直没有事。”
(海野……伊鲁卡……)
“去哪?”

海野伊鲁卡
“恩。。。”【低头沉思了一会】
“我们去夏日祭吧~那里可热闹了!嘻嘻~”
【微笑的望着鼬,指了指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地方】
(真希望他能和我一起去~希望他的冰冷能被温暖的夏日祭融化~~)

宇智波鼬
“夏日祭……”
【和夜晚的寂静树梢不一样,伊鲁卡手指的远处一长串的橘色小灯连成一线,看上去就很温馨热闹。伊鲁卡满脸的期待神情,拒绝的话没有能说的出口。沉默着,点点头,从树上跳下。朝着祭祀的方向走去。】
(算是,报答他为我包扎吧……)

海野伊鲁卡
【快步走在鼬的前面时不时的回头看他,满脸的笑容。。。兴奋之情溢于颜表】
(好香~)
【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苹果味。。】
“苹果糖!”
【买了两串糖分给了鼬一串。。】
(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呢。。。)
【眼前一亮】
“呐!宇智波君~我们去捞金鱼吧!”
【在橙黄的灯光下,金鱼铺显得十分美好~】

宇智波鼬
【沉默的接过苹果糖,有一些不想被人发现的小心,虽然看上去继续面瘫,但是苹果糖的甜味流入味觉,全身的痛都能忘记,一种美好的感觉。】
“捞金鱼?”
【还沉溺在甜甜的感觉中,就已经被拉到了金鱼铺,虽然常常看见夏日祭,却从没有去真正了解过。五颜六色的金鱼来回游动。伊鲁卡要了几个网子,卷起袖子蹲在鱼缸边准备大干一场,这时的伊鲁卡眼里全是认真,好奇的凑上去。】

海野伊鲁卡
“宇智波君!看我大显身手吧!捞金鱼我很擅长的~~”
【自信满满的撸起袖管,蹲在金鱼缸旁边~认真注视着每一条金鱼】
(哪一条好呢?)
“就是你了!”
【一条红色的金鱼慢慢悠悠的在水中晃来晃去~和一旁争食的鱼显得格格不入】
【屏住呼吸,手里的纸网悄悄绕到金鱼身后。。。潜伏成功!猛的一提气。。。】
“啊!”
【只听“嚓”一声。。脆弱的纸网破了。。。】
“怎么会。。。”
【右手开始作痛。。。】
“再来一次!”

宇智波鼬
【一连几次网子都破了,在边上看着也大概知道游戏的规则,抬头看见老板得意的眼神,伊鲁卡的右手在某些动作时有停顿。】
(应该是刚刚扭伤了。)
【伸手握住伊鲁卡的手,默默的将查克拉覆盖在网子的底部,没有理会伊鲁卡瞪大的眼睛,朝着刚刚那条小金鱼下手。金鱼落入网中】
(很好!)
【提起网子把金鱼捞出来,只见金鱼在网中扑腾了一下,就没有跳动了……】
(上来了?)
【捞入小盘子里,金鱼却在也没有见到扑腾了…肚子朝上……再也不动了。】
【很不明白的看着惊悚中的伊鲁卡和老板。】

海野伊鲁卡
【正在艰难捞金鱼的时候手背上忽的凉了一下,心中一颤吃惊的望着手的主人。】
“宇智波君。。。”
【没等说完,手中的纸网就已经稳稳当当的捞出金鱼!正是刚刚捞了许久的那一条。】
(好厉害!)
【鼬收回手,但是那凉凉的触感一直徘徊在手边。】
(又失神了。。。)
【回过神来却发现金鱼一动不动。】
“这是怎么回是?金鱼怎么。。。。”
【只是一闪而过,看见了一抹蓝光。。。】
(错觉吗?)
【拎着漂白肚的金鱼,在老板的惊恐神色中出了摊子。。。】


宇智波鼬
【走出摊子伊鲁卡手里提着一袋类似漂浮物的金鱼,一边吃了苹果糖一边思考。】
(应该是死了,刚刚那个查克拉网布的过密集,应该在把力度控制在…………)
【这时的伊鲁卡提着漂浮物一副欲言又止,敢问又不敢问神色,在侧边。】
(在可惜他的金鱼?)
【来回看着四周的摊子,“手里剑投标中大奖,限10岁以下。”,走过去,从袖子掏出3只手里剑,连续三标,打中特等奖、一等奖、二等奖】
【回头看向伊鲁卡】
“奖品。”
【此时摊位老板走出来,哭泣的摆出奖品。】
(这样,可以抵那条鱼了吧)
【从来没有想过会用手里剑剑做杀人、练习以为的事情,做了,却还觉得很……开心。

海野伊鲁卡
【接过鼬递来的奖品,更加觉得眼前的人深不可测。】
“好厉害!宇智波君!”
(手里剑我可是练习了很久也没有这么准过。。。)
【看着鼬眼里尽是崇拜,捧着鼬给的奖品,嘴角咧得老大。。。】
【路过面具摊。。随手挑了一个狸猫面具 在自己的脸上比划】
“宇智波君~看这个面具好看吗?记得暗部的英雄们都是带着这个去执行任务的呢!”
“我也好想加入他们来守护我们的村子啊。。。只可惜。。。像我这样资历的人,再怎么努力也不会达到那样的高度吧。。。”
【垂下手。。。语气似乎有些落寞。。。】
“嘛~宇智波君,你不用在意。。。我还真是个不够努力的人啊。。呵呵。。”
【挠了挠后脑,腼腆的笑道】

宇智波鼬
【微微皱眉,落寞的表情不适合他,橘色的花灯照亮了整个街道,但这个人微笑的光芒比花灯更温柔更亮。】
(资历?没有那些也许更好,战场并不合适你,战争里没有灯光,只有黑暗,瞬间掩埋一切无限黑暗。)
【这时候走来一群小朋友围观伊鲁卡手中的奖品,每一个人都可怜兮兮的看着伊鲁卡,看着孩子们的渴望,伊鲁卡最终还是将手中的奖品分了出去。一边分礼物一边嬉笑的脸,让心里某一处融化。】
(这样的笑容在在战场是看不见的,只有和平才能有吧。也只有和平才有这样的夏日祭。)
【走上前去接过伊鲁卡手里的面具,带在脸上,闭上眼睛。】
(守护村子交给我就够了。)
【抬头看着夜空,繁星点点,夜风拂过发梢,闹市突然变的宁静下来。】
(也许,哪天我也会消失在无尽的黑暗里,不知道能不能变成一颗星?)
“海野君,喜欢孩子?”

海野伊鲁卡
“恩。。。如果加入不了暗部,我的第二梦想,当一名老师!我想用自己的力量去守护他们的笑容。。。”(爸爸妈妈我这样做的话。。你们一定会赞同的吧)
【此时,天空中顿时乍亮。。。伴随着孩子们的欢呼声,夏日祭的烟火大会开始了。。。。烟花绚丽多彩,我们站在大树下欣赏着一瞬即逝的美景,在烟花的照耀下,少年的眉宇间闪烁着坚毅的光彩。。。】
(第一次吐露心声。宇智波君,此时有你陪在身旁,真好。。。)

宇智波鼬
【缤纷斑斓的烟火,在头顶爆开,七色光芒映衬着两人的身影,一个微笑的和最后一个孩子道别,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看不出表情,虽然两人各站一头,但是焰火的光芒将总是能两人的剪影交错在一起。】

【伊鲁卡的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,是想起了谁?】
(这样的微笑大概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有的吧。海野君……)
【走向伊鲁卡,栽下面具,递了过去……】
(即使不能进入暗部,不使用武力,你也会用自己的力量在守护这个村子。)
“海野君,你可以的。”

【这时天空爆开一个团扇样的烟火,蓝红染透了整片天空,大家都欢呼起来。但是,那不只是焰火……它透露着只有宇智波家人才能看的懂的信息。】
(有人入侵?……这个时候……)
【在伊鲁卡还没来得及接过面具的瞬间,人已经顺闪离开,只留下面具掉落在地上。】
(今夜,很开心,谢谢了海野君,守护村子就交给我吧。)
【人已经穿梭在树与树之间。身边跟着四面八方来的人……星星在头顶闪烁着,引导着前行,只是黑暗的夜色为这前行带来了不可预测的未来。】

海野伊鲁卡
【耳畔回响起鼬的声音。。。在这绚烂的烟花下那么的。。。温柔。。。没有之前的冰冷与淡漠。。温润的浇灌心田,虽是简短的一句话,但这句话的分量深深的沉进我的心里。。。他,是第一个对我说你可以的人。。。)
【面具滑落却没来得及接住。。。在空中抛出好看的弧线,掉落在地。。。】
(他走了。。。。)
【无言的捡起狸猫面具,上面似乎还留有那人的余温。微风吹过,卷起那人消失的气息】
(这回真的消失了)
【戴上面具。。。。开始想念。。。】
【空中的烟花渐渐消散。。。站在大树下的背影渐渐暗淡。。。风中。。少年喃喃道】 
“宇智波 鼬 我们 还会再相见吗。。。。”


宇智波鼬
【任务中以一敌三,身受重伤,在家里躺了一个多月,作为宇智波的天才被传的更加神乎其神。自己却没有大的感受,杀人……只有杀多少问题】

【独自坐在房间,庭院里开满了各色的花,距离上一个夏日祭过去已经很久了,自己感觉却是昨天。看着庭院中挺着大肚子浇水的母亲大人。】
(大概就是最近了吧。)

【伤势好转以后,家里迎来了新的生命……佐助,抱在手中,沉甸甸的、幼小的、充满希望的孩子。】
(这就是你看到孩子时候的心情吗?佐助,我的弟弟……)

【踌躇着站在伊鲁卡家门口,是敲门还是离开?】
(父亲和母亲大人今天出门在外,只留下自己与佐助独处……可是……)

宇智波佐助
【睁大着萌闪的眼睛,胖胖的莲藕般的手到处抓,抓住一片鼬的衣角,笑嘻嘻的放到嘴里开始啃,却因为没有牙齿,而口水沾湿了衣袖】
“哇唔……”
【被鼬抱在怀里,不安分的啃完衣角,又去抓头发,随便抓到什么都放到嘴里,因为鼬抱的紧而感觉到不自在,手脚欢乐的乱蹬】
“唔哇呜呜”


海野伊鲁卡
【已经有两个月了吧,自从上次夏日季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了。那天之后,便开始打听有关于鼬的消息,得知他在任务中受伤后越发的开始担心。。。做事都显得心不在焉,这天又开始想他了。。。】
(要不,我还是去宇智波家探望一下他吧!)
【手里握着打听来的地址,在玄关踌躇着要不要去看他】
(怎么办?要去看他?找什么理由呢。。。啊!好苦恼。。。不管这么多了!先出去再说吧!)
【猛的拉开房门,却见到日夜担心的他】
“宇智波。。。君?”
【不敢相信的揉着自己的眼睛!】
(太好了!他没事!谢天谢地!!)
“唔哇呜呜”
【此时被细小的声音所吸引】
“这是。。。?”


宇智波鼬
【把佐助抱在手里来回哄着,却不见起效,额上见冷汗了。】
(怎么办才好……)
【门忽然打开,伊鲁卡也是一脸惊讶的的表情,有一种尴尬的感觉。最后还是艰难的开口。】
“佐助……”
【用别扭的姿势把佐助举到伊鲁卡的面前。】

宇智波佐助
【被举在空中,本能的感觉到不安全,蹬手蹬脚,小脚蹭到伊鲁卡的脸上,双手仍然不安分的乱抓】

海野伊鲁卡
【看着鼬的别扭姿势,有点好笑,顺势接过叫“佐助”的孩子。那孩子不安分,一脚一拳的甩到身上。伊鲁卡没有半点生气,笑嘻嘻的逗弄怀里的孩子。】
“先进来吧,宇智波君!”
(这孩子真可爱~)
【抱着佐助,和鼬一起进了家门。】

宇智波佐助
【被换了人手,不开心,哇哇叫着,手乱抓着,抓住伊鲁卡的头发一顿乱扯,又去抓伊鲁卡的脸】
“依呀咦呀。。”

宇智波鼬
【看伊鲁卡熟练的抱起佐助,佐助却还是闹腾,担心之余,也跟着伊鲁卡走门,房间里摆设非常简单,和宇智波家宽大空荡荡的宅子不一样,屋里很干净,却隐约可以感觉到,这里只住着一个人。】
【看着伊鲁卡把佐助抱在怀里各种检查,表情非常严肃,和那天看到不太自信的形象一点都不像。感觉对他又有新的认识。】
“佐助……为什么总是哭?”

海野伊鲁卡
“嘶。。。”
【头发被小家伙扯得生疼,扭头阻止,却被小爪伺候。严肃的举起小佐助,晃了晃身体。】

宇智波佐助
【又被举起,手脚乱蹬,眼珠咕噜噜的转着,看着鼬,表示相当不开心】
“尼……哇……哇……”
【看着鼬靠近,又伸长小手向鼬靠去】

海野伊鲁卡
“估计饿了吧?”
【转头看向鼬】
“佐助,今天吃过了吗?他这么小,你怎么能带他出来呢?”
【皱眉,认真检查佐助没有大碍后,继续抱在怀里。小家伙的力气还真大,一直伸着小手挣扎,无奈,坐到鼬的身边,小家伙才安分了。起身走向厨房。。。】

宇智波鼬
(带出来还不是因为一直哭……这个世界原来带孩子比练习火遁要难多了。)
【看佐助满眼泪光,不忍心的接过,抱在怀中,伊鲁卡去厨房准备食物,小家伙哭的不如刚刚大声】
(果然还是……血浓于水呢?)
【仔细的观察着佐助,有一种感觉慢慢填充心里原本缺少的那一块,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,嘴角勾出一条弧线。这时伊鲁卡拿着食物出来,甜甜的牛奶香味充满了屋子。】

宇智波佐助
【窝在鼬的怀里,小手紧紧抓着,闻到牛奶香味,小嘴啜动着,粉拳握紧蹭蹭鼻子】
“唔嗯。。。”

海野伊鲁卡
【温热的牛奶散发诱人的香气,默默的端过牛奶,拿出小勺,喂着佐助。】
“看来真的饿了呢。”
【小家伙吃的直咂嘴,安安稳稳的坐在鼬的怀里,像只小猫】

宇智波鼬
【怀里的佐助吃的饱饱,就睡眼朦胧起来,小心翼翼的将佐助安置好,佐助美美的睡着了,笑容不由的流露出来。看向一起在边上擦冷汗的伊鲁卡,对方也是一阵手忙脚乱。】
(海野君,其实你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。)
“海野君……谢谢”

海野伊鲁卡
(小家伙总算睡着了。。。)
【长舒一口气,放松的靠在墙边,放下手中的勺子,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水。】
“呵呵,这样就好了,不用谢谢我,宇智波君才很辛苦吧。。。”
【见到鼬嘴角的弧度,和带笑的双眸,瞬间所有辛劳烟消云散】

宇智波鼬
【靠在窗前,光影将眉目妆点,桌上盛过牛奶的碗,浓浓的奶香刺激着感官。】
“牛奶……再热一杯吧……”
【这是第一次像其他人透露自己的喜好,没有征兆放下防御,好像本能的知道眼前这个人可以信任。】

海野伊鲁卡
【鼬疲惫的靠在窗前,幽幽的看向窗外。】
“给,牛奶。”
【从厨房拿出两杯温温的牛奶~顺带一些甜点,使得整个房间的气氛睡意绵绵。耳边传来佐助均匀的呼吸声,此刻的时光是那么的美好。安静的坐在鼬的身旁,享受牛奶的香甜。。。】

宇智波鼬
【奶油的清香、甜点的美味,这样的和平驱走了一切烦恼,好像那些战争、杀戮、暴力的瞬间都能远去,伤口在这一瞬间被治愈。】
(海野君,你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。)

【午后的两人都没有说话,靠在一起静静的喝着牛奶。时光就定格在少年们背靠着背,睡倒在窗下。】
【以后的日子里,两人常常一起照顾佐助,虽然伊鲁卡比较熟悉,但是佐助却是个非常好动的孩子,很少安静下来,为了照顾好,带着佐助跑到伊鲁卡家就渐渐成了习惯。伊鲁卡偶尔也会来宇智波宅子,坐在庭院里赏花,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着。】

【随着时间的一点一点流动,7岁忍者学校毕业,10岁成了天才中忍……佐助也一天天长大。】
【升上中忍后任务逐渐增加,见面的时间就降到最低,在伊鲁卡不知道时候会常常留意他的动向,比如中忍考试合格,比如……已经顺利的当上了老师,偶尔任务途中,路过学校都之有两秒的驻足,透过窗子,教室里的幸福笑脸既近又远,两人的温馨时光已经恍若隔世,随后选择默默离开。】

海野伊鲁卡
【11岁从忍者学校毕业,16岁成为了中忍,经过自己的努力,还有三代目火影大人的鼓励和肯定,步入忍者学校担任老师。随着时光匆匆流逝,与鼬接触的时间逐渐缩短,见面次数,更是屈指可数,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。。。佐助也长大了,到了该入学的年龄,每每只能从他的口中打探鼬的消息。。。。时间依旧,但。。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呢。】

宇智波鼬
【进入暗部以后,接触到族内事务,暗部事务……各方的压力挤压上来,守护这个村子的想法不变,却被接触到的黑暗彻底涂抹。直到,杀止水的那个夜晚后,对这个世界陷入无尽的嘲笑。】
(这个世界,真正的和平是不存在的,每个人都是为着自己的私利,蠢蠢欲动,以为自己能控制这个世界,多么愚蠢啊。)
【隆冬的夜晚,带着狐狸面具如几年前那样独自落在安静的树上舔舐伤口。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橘色灯光为自己引路,而那个人……已经不是自己可以再接近的了。自己已经堕入无尽的黑暗。】
(大概连天上的星也会遗弃这个灵魂……)

海野伊鲁卡
【“叮”铃声响起,今天的课程结束了,和放学的孩子打完招呼后,独自走在夕阳西下的小道上。快入冬了,天气转凉,一阵冷风吹过,缩了缩脖子,打了个寒颤。。。】
(自从当了老师以后就放松了自己的锻炼了,这样果然不行啊!得锻炼锻炼!)
【想着,便加快脚步跑了起来。。。不知跑了多久,回过神来天色已晚,太阳只剩余辉,天空中的星星隐隐作现。手撑着大树,剧烈的喘着气。休息了一会儿,愕然发现自己来到那颗大树下。。。深呼吸,这味道久违了。。】
“宇智波君,会再来过这里吗?”
【灵敏的爬上树梢,淡淡一笑,发现这棵树没有那么难爬了。。。】

宇智波鼬
【冬夜冻的人直颤抖,却不想带着这满身的血迹,回那个家。】
(海野君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……?)
【亦如几年前一样屏住呼吸,但是对方已经一口气爬上来,再也没有几年前那样笨拙,在这段不见面的时间里,都改变了。】
(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……)
【看着对方惊讶之后,露出一贯的笑脸,又与那时重叠在一起】
“……”
【想开口,却不知道说什么话题好。】

海野伊鲁卡
【扫视四周,惊现鼬的身影,顿时激动之情无法言喻!】
(是他!真的是他。。。)
【两人相望一时无语,自己却控制不了,一直咧嘴傻笑。。】
“呵呵呵呵。。。宇智波。。君。。能见到你,真是太好了!”
【视线忽的变得模糊,脸颊湿湿的,眼泪不自觉地掉落。。像断了线的珠子,不停地。。。一直不停的落下。。。可是嘴角还是大咧着,呵呵的笑着。】
(是有多久没见到你了?是有多久。。。)
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住。。。只是想发泄一下吧。。。对你的思念。】

宇智波鼬
【看那人落下的泪,下意识的伸出手,滴在手上,滚烫滚烫。内心抽痛,压抑着自己上前抱住的冲动,将拳头捏在身侧,眉头深皱。两人之间安静的出奇,只有白色的雾气呼出,告诉对方自己的存在。】
(伊鲁卡……,现在的我,已经是你记忆中的那样了,你不该为我哭。)
【不敢看对方受伤的表情,盯着树下发呆,沉默一直持续着。】
(我不想你对现在的我失望……在我手刃止水哥那一刻开始……我就再也不是我。)

海野伊鲁卡
【好不容易忍住了泪水,擦了擦眼角。发现鼬身上的血迹,慌张的从医用包里拿出绷带和消毒水,像那一年的夏日一样,默默不语的小心包扎】
(又在任务中受伤了。。)
【心疼的看着伤口,哽咽的询问着】
“还疼吗?”
【见他皱着眉头,不由更加心痛。。】
“不要再受伤了,好不好?”
“木叶,我会努力去守护的!包括你。。。我想。。守护你。。。”
(即便,我必死无疑。。。)

宇智波鼬
【吃惊的抬头看向伊鲁卡,他却没有抬头,依旧认真的包扎伤口。】
(“你的责任是保护木叶”;“佐助我会守护你”;“将那边守备好”;“队长……我们怎么办?”……作为天才一直承担各种责任,被人守护却是第一次听到。)
【缓缓的伸手覆盖在对方的忙碌的手上。】
(这样一个每天都把伤药和绷带带在身上,永远把孩子放在第一位,总被人取笑为老好人的一个人,竟然说要守护自己。)
【冰山的脸竟然有些融合。】
“海野君,永远守护木叶吧。”
(而我……兑现我的承诺。)
“两天后,这个时间我在火影崖上等你。”
(由我来保护木叶,保护这个和平。)

海野伊鲁卡
【点头允应了鼬的约定,两天后的傍晚——火影崖两人如约再次相遇,天气似乎更冷了,相对的两个人 似乎有许多话要说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】
(分别那天就开始期待今天的相遇,见到他活生生的站在眼前,心中的千言万语,都一时语塞)
“宇智波君。。。我来了。”

宇智波鼬
【穿着晓袍,站在火影崖上吹着寒冷的夜风,鸟瞰这个生活了13年的地方,北边的族宅、警备处、南边的商店街、西边的学校……在冬天的映衬下格外宁静,呼呼的风声,竟然让人觉得恐惧。】
(用自己的方法来保护木叶,我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。)
【回头看着伊鲁卡,还是一副中忍老师的模样。看来是下课后赶过来。和儿时一样,夹杂些许期待的声音,面色更加凝重。】
(看到这样的我……你还能接受我吗?)
“我要走了。”

海野伊鲁卡
“要去出任务吗?”
(奇怪,为什么宇智波君会穿着这身衣服呢?)
【隐约感觉不对,鼬的神色朦胧不定。。。大半张脸藏在长袍中,叫人看不透他的心思。见他不语,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。。扯了下脖子上的围巾。】
“嘛。。这次,又是困难的任务吧?要多加小心,不要受。。。”

宇智波鼬
“无关于任务的离开。”
【打断伊鲁卡的话,偏过脸去,看向村子的方向,寒风吹乱黑发,用戴者“朱”字戒指的手抚顺额前得发,手挡住了表情,不知道是为了让对方看不到自己的表情,还是不想看到他受伤的表情。】
(这样是不是……)

海野伊鲁卡
(不是任务,他要离开。。。不!)
“为什么?发生了什么事了?你为什么要走??”
【焦急的冲到鼬的跟前,抓住他的衣袖。想要捕捉他的神情,可惜一切只是徒然。。。】
“不要走。。。”
【垂着头,任凭冷风吹过。。。】

宇智波鼬
【惊讶不是一点点,再他冲上来以后,说出那句话,感觉即使自己做了再错误的事,都能够被包容被原谅。心头竟是一阵狂喜。】
(伊鲁卡……)
【拉住伊鲁卡的围巾,让他低下头,脸贴近脸,拦住脖子,捕获住他的嘴唇,纠缠,压制住伊鲁卡轻微的抵抗,仿佛这个吻要让他深深的记得我,在两人气喘吁吁中放开。眉头深深皱起,注视着。】
(原来这就是不舍,想要把你牢牢绑住的心情……只是,我不能……)
【声音压抑而嘶哑,完全不在是一个13岁孩子应该有的严肃表情。】
“什么都别问,等我回来!”
【被突如其来的吻震撼到的伊鲁卡只能点点,来不及多说什么,已经感应到木叶的追缉部队出动了,再不能耽搁。松开手,留恋的最后望向这个人,眨眼间,气息已经消失在空气中。】

海野伊鲁卡
【站在原地,望着鼬消失的地方。。。】
(无论你变成什么样,我都会在这里等你,因为。。。我相信,你一定会回来。。。)
“宇智波君。。。。。。”

宇智波鼬
【最后停在边界,终末之谷上,手轻轻抚上嘴唇,仿佛刚刚的温度还保留着。】
(这一次我也会活着回来的!)

结尾:
【天空中白色的飞雪飘散下来,仿佛是为两人的分离谱曲。】
【一个人站在火影岩上,看着漫天的白雪,一直等到东方红日露出地面,渐渐照亮木叶,迎接新的一天;一个带着鉴定的信念和希望,为了守护和平,以及心目中的那个人,穿梭在无尽树林间。虽然未来的前路到底如何,谁都不知道。不过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手努力拼搏。】
【在那之后,关于宇智波鼬叛逃的消息,传遍大街小巷。】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ED=====================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E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编有话要说:目睹这一剧,前半段的温馨美好,对照这样的结局,让吐槽为生的小编,心生敬意吐槽不能!我们剧场的演员们,你们都是好样的!为你们喝彩!(接下来还有鼬伊番外哦

对 《火影忍者》 说点什么吧?

最有用的评论 最新评论
我来说两句

最新动画

更多
更新时间:1970-01-01

最新漫画

更多
更新时间:1970-01-01